<track id="pcnmc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pcnmc"><span id="pcnmc"></span></track>

    1. 《行政處罰法》修訂施行 如何判定“主觀故意”?

      慧聰水工業網 2021-07-12 10:02 來源:網絡

      新修訂的《行政處罰法》將于7月15日施行,其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“當事人有證據足以證明沒有主觀過錯的,不予行政處罰。法律、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,從其規定”。而現行《行政處罰法》并不存在主觀歸責條款,僅在自由裁量階段予以適當考量。

      因此,很多執法一線人員對未來如何判定“主觀過錯”顧慮較多,擔心出現行政爭議后被糾錯。

      “主觀過錯”的證明責任

      舉證責任在行政相對人。與行政處罰舉證責任不同,是否存在“主觀過錯”的法定舉證責任不在行政機關,而在行政相對人。只有相對人自行舉證,并且達到“足以證明”沒有主觀過錯的效果,才能不予行政處罰。如果僅憑借相對人個人口述,尚不能達到這樣的證明效果,必須與其它證據之間形成相互印證。

      主動調查避免后續爭議。相對人提出沒有“主觀過錯”的證據可以在案件辦理時(比如在行政處罰事先告知后提出陳訴、申辯,并附證據);也可以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之后,即申請行政救濟時向復議機關或人民法院提供相關證據。只要相對人提交足以證明沒有主觀過錯的證據時,行政處罰決定將面臨被撤銷風險。

      因此,為盡量避免敗訴風險,行政機關在辦案時應主動調查核實,判定其是否具有“主觀過錯”的有關情形。

      “主觀故意”的判定情形

      調查人員可以從下幾方面情形對行政相對人“主觀故意”進行判定,筆者認為相對人存在有以下幾種情況,就可以認為其有“主觀故意”。

     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屬于直接故意。此種情形具是“主觀故意”最明顯的特征,行政相對人明知某行為違反法律規定,并可能造成污染環境,仍主動實施或者指使他人實施,對行為結果樂見其成。比如某企業產生的危險廢物暫時未能找到有關處置單位,指使他人擅自傾倒,很明顯具有“主觀故意”。

      明知不可為而未制止,屬于間接故意。行政相對人明知某行為違反法律規定,未直接實施、未指使他人實施。但發現后未予以制止,對行為結果持放任態度。比如某企業產生的危險廢物暫時未能找到有關處置單位,單位負責人發現自己的員工計劃實施傾倒,未予以制止或者希望該行為發生,最終導致傾倒行為發生。

      可避免的情況下而未實施,屬于過失違法。具體有三種表現形式,一是疏忽大意導致結果發生。二是盲目自信導致結果發生。三是意外發生后應當補救而未補救。

      執法人員在調查環節要盡量調查核實行政相對人是否存在上述內容。當實在無法證明時,并不代表應當免于行政處罰。在客觀事實符合違法構成要件時,仍然應該作出處罰決定,只是無法排除相對人在行政救濟時提出無“主觀過錯”證據的可能性。

      為盡量減少這種可能性,行政機關可以在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中告知相對人,如存在無“主觀過錯”情形的應該進行陳述、申辯,并提供證據材料;如未提出陳述、申辯意見,視為不再主張無“主觀故意”。

      不罰或調整處罰對象的情形

      當然,行政機關在調查過程中發現行政相對人具有下列情形的,在履行相關審批程序后應當免于行政處罰,或者調整處罰對象。

      已盡合理審查義務,事件具有不可預見性。法律從來不強人所難,相對人的審查范圍應該是其職責之內,且能力所及,行政機關不能苛求相對人排除所有出現污染環境事件的可能性。相對人已經履行法律規定的所有義務,仍然出現其不可預見的事件,不能再追究其行政責任(民事責任可能仍然存在)。

      案外人實施導致相對人客觀違法。污染產生單位與案外人有利益沖突或者私人矛盾,案外人為阻擾污染產生單位正常生產經營,通過隱蔽的手段破壞污染防治設施、設備或有關記錄,造成污染產生單位發生污染環境事故或者環境違法。此時污染產生單位不能直接成為行政處罰對象,但有報告、補救或者減緩的義務。而該案外人成為行政處罰對象,如構成污染環境罪或破壞生產經營罪的,擇一從重處理。

      無民事行為能力主體實施違法行為。新修訂的《行政處罰法》規定不滿十四周歲的未能年人有違法行為的,不予行政處罰,責令監管人加以管教。精神病人、智力殘疾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時有違法行為的,不予行政處罰。但是,如果有人對無民事行為能力主體實施教唆,鼓勵、引導其發生違法行為,這與刑事案件中的“間接正犯”相似,應當對教唆者實施行政處罰。

      發生不可抗力、緊急避險的客觀后果。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,包括自然災害、政策變動、突發事件等,實踐中不可抗力的免責比較容易理解。

      緊急避險是指為了使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發生的危險,不得已而采取的損害較小的另一方合法利益,以保護較大的合法權益行為。因為事出緊急,沒有足夠的時間判斷、分析,實踐中緊急采取措施后危害后果也有可能更嚴重,通常也應該認定為緊急避險。

      作者系嘉興市生態環境局政策法規與宣教處副處長 


      免責聲明: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歡迎轉載,注明出處。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女用情趣
        <track id="pcnmc"></track>

          <track id="pcnmc"><span id="pcnmc"></span></track>